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逆伦皇者

正文 【逆伦皇者】(180~1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逆伦皇者180182作者:希尔洛斯2018111字数:10606望月千鸾:21岁,东瀛武学忍术名门望月家上代家主望月出云之女,甲贺里高级忍者,为报父仇,冒险借庞骏之手杀死真田幸玄,并投靠庞骏,被宫沁雪看中其身体的资质,带回随风组织内调教。

    *******第180章疗伤解毒下正当望月千鸾把衣物脱光,躺在床上之时,宫沁雪却说道:“守宫毒素可不是这么解的哦,如果你就这么插进去,不仅不能解毒,你们二人还有性命之忧。”

    庞骏看着美妇人问道:“请问师尊,徒儿要如何去做”

    宫沁雪促狭一笑说道:“不是你要怎么做,而是她要怎么做,”接着她转过头对坐在床上一脸懵懂的望月千鸾说道,“小丫头,如果想活命,那就想办法,让我这小徒弟在不插入你那小嫩穴的情况下泄身,不过你作为东瀛忍者望族的忍者,这种事情,不是轻车熟路吗”

    望月千鸾点点头道:“千鸾明白。”说完,她便会意地,慢慢蠕动胴体趴在了庞骏的大腿上面,抬头媚眼如丝,含羞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张开甜美的樱桃小嘴,伸向了他的肉棒,含住了他的龟头。

    庞骏感觉自己的肉棒来到的温暖的腔道中,滑腻的香舌舔弄着自己的肉棒,舌尖舔弄着龟头和极度敏感的马眼,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嗬嗬……小骚货,口舌功夫这么好,虽然是个处女,不过都不知道为多少个男人伺候过。”

    望月千鸾幽怨地看了一眼庞骏,继续低着头吮吸,一旁的宫沁雪笑着说道:“这小蹄子是块璞玉,给为师调教调教,以后又是一个吸精的妖姬,小鬼头别顾着玩女人,给我憋着,憋到受不了的时候,你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插入她的身体,在破处的那一刻,把补天神功的真气混着泄身的精华全数释放出来,把守宫毒素全部堵死在里面,再配以补天神功采补之法,就能把毒完全解掉,解毒有多彻底,就看你的精华有多少了。”

    “徒儿遵命。”

    望月千鸾的纤纤玉手搓弄那昂立的肉棒,艳红性感的小嘴含住它不停地套弄着,频频用香舌舔吮着,舌尖还经常舔舐龟头旁边的棱沟,另一只手还不停地玩弄着庞骏的阴囊,不时地用手拢拢飘到她的脸颊旁的秀发,将它们搁到耳边,秀美的娇靥看得庞骏食指大动,几次就想直接把她推到在床上狠狠蹂躏。

    约莫一盏茶有余,东瀛女忍感到嘴巴都酸了,可庞骏的巨龙依然傲然挺立,稳如泰山,于是她吐出肉棒,坐了起来,伸出那双玉足,轻轻地夹住了肿胀坚挺的巨龙,慢慢地开始摩擦起来。

    望月千鸾玉足娇嫩而又柔软,透着一股冰凉寒冽,那从脚趾上不断涌出的冰凉气息让庞骏直打冷颤,然而肉棒上面的滚烫热度不但未曾有任何的冷却,反而越烧越旺,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极美感觉简直让庞骏刺激不已,一双玉腿微微张开,娇嫩鲜美的春色桃源,极大地激发起庞骏心中那股邪火,使得胯下的巨龙更是一柱擎天,像根滚烫的烧铁棍高高昂起,被女忍者的两只雪白晶莹玉足给紧紧夹住。

    “嘶吼……”庞骏一边享受着望月千鸾足交带来的快感一边问道:“你作为忍者,应该经常走路,脚上应该会有不少茧,为何依然如此嫩滑”

    望月千鸾一边用着芊芊脚趾不断在龙头上面抠弄翻转着,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他的那根敏感神经,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在千鸾的父亲大人去世之前,千鸾一直是作为望月家的秘密武器来培养,本打算成为皇室响子公主身边的近侍,只可惜父亲大人……”接着,她就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专注于用小嫩脚来伺候庞骏。

    在女忍者一双晶莹玉足的摩擦下,庞骏不断涌起一股猛烈酥麻的快感,鼻息渐逐变得有些粗重,肉棒更加狰狞骇人,上面青筋直冒,突然,他站起来,直接把望月千鸾推倒,邪笑着说道:“以后,你每次都要用这对美足来伺候我”说完,便直挺挺地,腰部一挺,将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进望月千鸾的小骚穴。

    ……被带着猛烈补天真气的阳精一冲击,望月千鸾身上那股守宫毒素的阴寒之气一下子就被压制住了。

    然而望月千鸾淫穴紧窄而温暖,让庞骏刚刚发泄完的肉棒迅速地恢复了生气,庞骏的龟头,让庞骏也感觉到麻痒酥酸的快感,紧接着一股火热热的蜜液不由自主地从她的美穴甬道狂泄而出,混杂着处女的血液从二人的交合之处的缝隙流出,沾湿了一大片地方。

    庞骏拔出插在望月千鸾蜜穴中仍未发泄的肉棒,看着下身一片狼藉,已经不堪挞伐的美人一眼,然后抬头看向此时又再目光含春,水光盈盈的宫沁雪,其意思不言自明。

    “咯咯咯,小鬼头,为师上辈子欠你的。”宫沁雪一边洋溢着妩媚的笑容,一边走向了自己心爱的小徒弟,房间中再次回荡着美妇人欢畅的娇吟声与肉体碰撞的响声。

    庞骏在离开了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又回到了他与杨月的房间,只见他心爱的小妹妹依然躺在床上,却背对着门口,从她那并不稳定的呼吸知道,杨月并没有睡着,而是故意背对庞骏,他知道,这小妮子吃醋了。

    他暗笑一声,又脱下了自己的衣物,爬进了被窝里面,扶着小美人纤细的腰部,挺着并不坚硬的肉棒,也没说什么,便生生地插入了小美人紧窄又迷人的小美穴当中,长叹一声道:“嗯哼,还是我家心爱的小月儿的小穴插着舒服,又暖又紧又湿,真想一辈子都不拔出来,嗯哼,真爽。”

    “嗯哼……啊……”受到庞骏的突然袭击,杨月再也装不了睡着,鼓着腮帮子扭过臻首怒视着庞骏说道,“你这个臭流氓,臭哥哥,哼……唔……”话还没说完,却被庞骏用嘴巴堵住了,挣扎了不到数息,整个人就软了下来任由庞骏采撷。

    唇分之后,庞骏又开始奸淫胯下的杨月,他的动作很温柔,但是很深情,每一下都柔柔地顶到了小妇人那柔嫩无比的花心上,仿佛要把自己揉进杨月的子宫里一样,嘴里不断喃喃地说道:“月儿,我的月儿,以后都别离开我,你永远是我的小妖精,每天都要一边叫我哥哥一边被我奸淫,永远都不分离。”

    “噢噢……好美……好美……好哥哥……月儿……月儿……永远……永远是你的……你的小骚货……就是……就是被你玩弄的……小淫妇……哥哥……插得……插得月儿……好爽……”听到庞骏下流的情话,杨月不但没有生气,就连刚才吃醋的火气也消去了,嘴里更是配合地说出骚浪的话语来取悦情郎,二人之间的柔情蜜意,羡煞旁人。

    第181章东瀛归来“南风号”在大海上航行了数日,才到达目的地宜州,一路上,庞骏大部分时间都是与杨月腻在一起,二人同吃同住,只有偶尔的时间,庞骏才会到宫沁雪那里去抚慰自己的师尊与望月千鸾,当然,每天晚上,他都要求杨月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让自己以各种各样的花样,去奸淫这个小美人,把她那娇嫩的小蜜壶都灌得满满的,直至她高挂免战牌。

    到了宜州之后,庞骏二人则与宫沁雪和望月千鸾二人分别,她们依然是回到秦州,而庞骏杨月兄妹则直奔松州而去,这一路,也依然是郎情妾意,尽享风流,甚至有一次,庞骏一边用内功帮助杨月御寒,一边让她扶着树干,二人就在荒郊野岭处野合。

    阔别一个月,庞骏终于顺利带着杨月回到了松州,只不过他也听从的杨月的意见,把她安置在了松州城中的另一处院落,并派了几名丫鬟仆妇进行照顾,又颠鸾倒凤了一番之后,才回到了松州刺史府。

    年初的时候,美熟妇纪霜华就为庞骏生下一个儿子,在六月的时候又再次怀孕,当庞骏从东瀛归来后,她又有了六个月的身孕,纪霜华虽然年届五旬,但早在西川之时就已经算是养尊处优,成为庞骏的姬妾之后更是锦衣玉食,保养得非常好,看起来只有四十多一点,而又因为这两年两度怀孕的关系,本就丰腴迷人的肉体就变得更为丰熟,肌肤更是白里透红,呈现出健康的色泽,举手投足之间充盈成熟妇人的雍容华贵,淡淡的熟女体香更是让人心神迷醉,只要那几位最重要的女人不进门,她便是庞骏最宠爱的女人。

    眼见庞骏归来,家中知情的几女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庞骏现在就是她们唯一的依靠,不能有半点闪失,纪霜华更是不顾自己有着身孕带着众女到大厅亲自迎接。

    庞骏看着家中的莺莺燕燕,满意地说道:“为夫回来了,多谢各位夫人一直在府中打理事务,辛苦了。”

    作为家中大姐的纪霜华说道:“妾身既然是夫君的姬妾,当然是万事王芳梅手下的“南风号”,离开东瀛回到中原,完成胜利大逃亡。

    以上就是庞骏的全盘计划,制定得并不完美不过目标最终还是达成了,然而当他回到中原之后就发现几个致命的问题:这次把杨月救回来连宫沁雪都出动了尚且如此艰难,天子就算不了解实际情况,也大概略知一二,自己竟然完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暗中襄助自己的势力,就有可能暴露出来;其次,自己到金阁寺偷盗楞伽经制造混乱,不知道会不会让天子或者朝廷中的人对上次皇觉寺楞伽经被偷盗之事产生联想,从而误认为自己与天一神教有某种程度上的瓜葛。

    所以回到刺史衙门之后,庞骏马上写了一封书信送往京城,把一些具体的情况,告知远在京城的韦望舒,让这位足智多谋的未婚妻为自己参详参详,从而作出应对的布局。

    庞骏从东瀛京都劫走了杨月,虽然东瀛人要发难也没有任何证据,而且堂堂一国皇太子妃和名刹镇殿之宝被盗,想必他们也不敢过于声张,但并不妨碍他们会暗中报复,自己这一次战胜真田幸玄只算是有心算无心的侥幸,若是东瀛人真的铁了心要杀他,恐怕自己依旧是无法抵挡,必须增加自身以及松州的实力。

    从东瀛带回来的楞伽经上所隐藏的经文已经由他亲自抄录下来,接下来可以开始研究修习,与此同时,铁剑堡的第二第三批兵器甲胄也送到了,除了给重骑兵换装以外,还要让柳德米拉去帮忙改组新的五百人重骑兵队,让松州的重骑兵达到一千人。

    在他前往东瀛的这一段时间里,嵩山颜黛的消息传来,之前左玄贞在嵩山举行五岳大会,在颜黛,华山派的代任掌门方南,还有衡山派的余蒙等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压制泰山派以及恒山派,连任为未来五年五岳剑派的盟主,更重要的是,为了提高五岳剑派的整体实力,剩余四派,都需要挑选出数名精英前往嵩山研习剑术,这批精英由嵩山掌门夫人颜黛管理

    这一决定让五岳剑派除了嵩山以外其他门派都不能接受,这样做完全就是掏空了他们的未来,往年左玄贞也提出过这个提议,但是在华山派掌门凌肃的带领下一直反对使他未能如愿,可如今凌肃已死,其他四派群龙无首,作为华山派新掌门的方南沉默不言,在左玄贞的威迫利诱之下,终究这个决案获得了通过。

    然而左玄贞不知道的是,这件事获得通过的背后,是庞骏通过颜黛控制方南与余蒙,利用他们在所在门派的影响力去促成此事,剩下本来就比较弱小的泰山派和恒山派一群尼姑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才让这个决定勉强通过,当然,作为五岳盟主的左玄贞,要处理更多的事务,除了偶尔能教导武艺以外,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进行日常管理,他的师兄穆奇又醉心于武学,所以管理的实际权力就落在了颜黛的手上。西川方面,沈洛华再次传来消息,西川方面好像最近与西狄人有了更紧密的接触,貌似有大人物到了范州,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只不过事关机密,就连齐家三公子的齐炫以及蜀王侧妃的符静华也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只有齐天生以及其核心团队的几人才知道。

    处理完所有公务之后,庞骏才回到长宁侯府,与众女一同用膳之后,来到皇甫君仪与凌晓芙的住处。

    皇甫君仪与凌晓芙母女早在两个月前就各自生下了一个女儿,由于她们以为这俩孩子的父亲是黑锦鹿王,这使得她们非常为难,到了最后,庞骏拍板,这两个女娃,就跟着自己姓刘,自己会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子女一视同仁,让二女感激涕零,当晚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庞骏。

    庞骏进屋之后,此时二女都轻轻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将自己的腰带解了下来,掀开了衣服,将自己的肚兜也裸露出来,甚至还掀起了自己的肚兜,将其中一只被束缚包裹着的美乳送到了自己的女儿口边在给孩子喂奶。

    经过长期的调教还有对庞骏死心塌地的依附,二女眼见庞骏进门,她们并没有任何忌讳的神色,而是大大方方地让他大饱眼福,甚至还把肚兜解开,让另外一只奶子还有那身妖艳的刺青暴露出来,然后用勾人的目光看着庞骏行礼道:“淫奴君仪晓芙,见过侯爷。”行礼之时,她们脖子上的银色项圈,更是使得她们的模样更加淫媚。皇家狩猎平均每两年一次,是让天子考校诸位皇子以及京中达官贵人子弟的一次机会,也是各家子弟进入天子法眼的契机,只不过往年的皇家狩猎都会在夏天举行,今年却定在了晚春,传言让天子提早今年皇狩之人,还是那位新晋充仪的小南妃娘娘,这位小南妃娘娘进宫一年有余,从一个小小的才人,现在已经成了九夫人之一的充仪,深宫中传言,因为此事,包括那位身为贵妃的大南妃娘娘,已经表达出大大的不满。

    而那位原来的陈充仪,此时已经被打入冷宫,原因很简单:谋害龙嗣害的还是小南妃的胎儿,天子为了安抚小南妃,才不顾众人的阻挠,破格让南菲菲晋升九夫人之一的充仪。

    闻到一些风吹草动的朝中大臣,有一部分也开始向赵王杨晟还有吏部尚书南信周靠拢了,即使你大小南妃再不和,最终你们都是南家的人,向南家靠拢,总不会有错吧。

    至于各家的青年子弟,都摩拳擦掌,准备两个月后的皇狩,除了能让进入圣上法眼以外,更重要的是,这也是各大豪门联姻的最佳场所,每次皇狩之后,都会或多或少地有数家豪门两两进行联姻。

    还有各位皇子,也会通过此次皇狩,去发现更多的人才,拉拢各家的年轻才俊,充实自己的势力。

    远在辽东松州的庞骏,竟然也收到了皇帝的圣旨,让他去参加此次的皇家狩猎,想必并不是为了让他去参加狩猎,而是要询问东瀛之行一事,而庞骏也在接受到圣旨之后,只身上路。

    然而,正当京中的各位达官贵人正在兴高采烈地准备皇狩之时,却传来了来自江南的八百里加急:在两河与江南两大行省的交界处,有人杀官造反,声称聚拢了五万人,正浩浩荡荡杀向了江南浙州

    天子召集群臣商议,久未进言的太子杨志突然发话:“启禀父皇,此等乱民,之所以会犯上作乱,但不过是乌合之众,朝廷只需派遣一名宿将,率领一军精锐之师,即可平叛。”

    看到老对手突然出手,最近春风得意的赵王杨晟出列反驳道:“皇兄此言差矣,父皇,据儿臣所知道,此次动乱,是有人居心叵测,在背后煽动百姓作乱,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并不是乌合之众。”

    “哦晟儿如何知道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杨绍眯起眼问道。

    杨晟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回禀父皇,两年前,长宁侯刘骏刘子业,还是神衣卫少尉,他当时为父皇到江南寻回那本楞伽经之时,无意中破解了东瀛人进攻浙州的阴谋,父皇可还记得”

    杨绍点点头道:“朕当然记得,那可是刘骏那小子初出茅庐的一战啊,哈哈哈哈。”

    “那就对了,当时长宁侯在给神衣卫的卫督凌步虚凌大人的述职报告当中,提及了东瀛人的进攻,可能涉及到我大晋某些神秘组织,此事被儿臣知道之后,暗中排人进行查访,数天之前,儿臣的下属回来报告,这几年来,民间的确有一个号称天一神教的邪门歪道,在蛊惑人心,行不轨之事,正准备要上奏父皇,却为时已晚,妖道已经开始作乱。”杨晟介绍道。

    杨绍皱着眉头质问道:“竟然有此事都已经发展到能犯上作乱的地步了,为什么没有人知道我大晋的地方官员,都是吃干饭的吗啊”

    天子震怒,群臣都不敢说话,只有杨晟继续说道:“回禀父王,这天一神教,行事异常隐秘,他们下层的人从来只讲经说道,妖言惑众,但是上层的人,却是行踪诡秘,屡次参与勾结外敌大逆不道之事,但也有可能,是当地的豪族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暗中推波助澜。”

    “哼,那,依你看,到底要怎么做”

    这时,杨晟才说出自己的目的,他拱手说道:“儿臣认为,所谓天一神教只是标,关键是要治本,没了天一神教,那些怀有异心的豪族还会抬举出一个新的组织,所以必须斩草除根,寻常将领,不能插手地方军政,难以对付那群豪族,儿臣斗胆,请父皇赐下圣谕,由儿臣亲自出马,辅以一名军中宿将,平定叛乱,顺便治理当地的本”

    杨晟此言一出,群臣哗然,这赵王要开始涉及军权了啊,谁都知道,这作乱之事被平定,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即使赵王不能染指军权,那也是妥妥的大功一件啊,更不用说借刀杀人帮助天子解决当地豪族的问题,那更是锦上添花,回人之后,南菲菲问道:“姑父,菲儿听说浙州出事了,有乱民起兵作乱,是不是真的”

    私底下,南菲菲还是把杨绍称为“姑父”,不仅是她喜欢,也更是杨绍的要求。

    “小菲儿莫急,并不是浙州,而是江南与两河两个行省的交界处,浙州暂时没事,朕已经让你表哥晟儿亲自出征,还有太尉徐骁亲自挑选的军中宿将,率领数万精兵,前往平叛,皇狩继续,过几天就出发,到时候朕会带你去打猎散心,好不好”杨绍安抚南菲菲道。

    “菲儿真的没用,本想给姑父生下龙子龙孙,结果……现在还要姑父劳心劳力来……”南菲菲听了杨绍的话,脸上又变得愁云惨淡起来,一副泫然欲哭我见犹怜的模样。

    杨绍看着小美人的模样,所有帝皇的气魄都丢到九霄云外,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生一样,温柔地哄着南菲菲说道:“我的爱妃,我的小菲儿,别哭了,姑父知道你辛苦,姑父何尝不是呢,看到我的小菲儿伤心,姑父也很伤心啊,都怪那可恶的陈氏,若不是念及多年夫妻,朕就赐她三尺白绫了小菲儿别伤心,孩子没了,再生就是了,反正我的小菲儿还年轻,姑父也还算老当益壮,天天把我们家小菲菲喂得饱饱的,把你那小蜜壶填得满满的,很快又会有一个孩子了。”

    听到杨绍逗弄她的话语,南菲菲终于“噗嗤”地笑了出来,羞赧地说道:“姑父你坏,还是天子呢,说话怎么就怎么像个无赖啊,还天天把菲菲的小肚皮灌得满满的,菲菲不依。”一边说着一边扑进了杨绍的怀里。

    杨绍眼见小美人破涕为笑,也放松了下来,把南菲菲抱在了怀里好好安抚,只不过他并没有看到,怀里小美人嘴角的那一丝异样的弧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