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宰道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五章 宫师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脉凉宫尊皱眉望着已是初阶宫师的梅娃,心中惊叹她的美丽,问道:“你是谁?”

    梅娃淡声道:“梅娃宫师。”

    “嗯,你只是初阶宫师,有何能耐命令源杰宫尊?”

    源杰宫尊面色有些难堪,道:“你有所不知,梅娃师叔是重修而成,论资格是我的长辈。”

    “哦?”脉凉宫尊打量着梅娃,心中有些迷恋她的风姿,道:“若我们才是连理枝,在神界是同一批神祖,应该勠力同心才对啊!”

    梅娃冷哼一声,道:“大宇宙的幻手只认仙界的仙祖们,神界太过遥远,没有接触过,也没有认同感!”

    脉凉宫尊大笑,道:“大宇宙仙界的仙祖,也要认神界的神祖,你又岂能不认同……话不多……”

    他又目注源杰宫尊,道:“我有一些仙丹,想必你们都听过,只要事成,便可每个宫师分一颗,如何?”

    大宇宙这面立时躁动起来,为什么幻手升仙之人多,据就是为仙祖们赏赐仙丹下界。他们本是还远远未能达致获取的条件,却是这脉凉宫尊竟然愿意赠送仙丹,这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大了。

    梅娃蹙眉,望着宫师们期盼的面孔,道:“仙丹只有最强的长辈们才有缘获得,你们信他之言?”

    一个半步宫尊也是怀疑,问道:“脉凉宫尊,口无凭,我们如何才知晓你的是真是假?”

    脉凉宫尊笑道:“大宇宙幻手还是弱啊!我大衍空面幻手如我一般,已是能获得仙祖们的赏赐,你们看……”

    他的手一拂,一堆闪烁氤氲光芒,仙气袅袅丹药现空。

    见对面修真者们俱是神色驰往的样子,他又是一收,道:“我已是证明了所言不虚,就看你们如何决定。”

    那质疑真假的半步宫尊,双目冒光,喊道:“我愿意……”

    随后,又是许多宫师大声附和,如此仙丹,谁不动心啊!

    婴君和道人皆是叹气,他们都没这个能力,只能是炮灰,眼睁睁看着这一代幻手宫师获得这个缘分了。

    梅娃心中沉叹,仙丹的诱惑,已是让宫师们沸腾,她也无能阻止。

    见到源杰宫尊也大为心动,点首应允,脉凉宫尊大笑,其实他的仙丹也不多,仅此几十颗,还是因为他的资太过出众,为昊帝们赏赐,就如那文石宫尊都没缘获得的。

    他也只是引诱一下,可没真的赠予出去之心,心中在想着事后卸磨杀驴,不过是杂牌,到时都杀了就是。

    他的目光再次注视梅娃,又在想着此女要留着,能陪自己一段爽歪歪的岁月。

    有大宇宙的两千多宫师加入,脉凉宫尊聚起的势力大盛,他就是遗憾一点,梅娃竟是遁去。

    某处,白千道疯狂杀戮上万不长眼,妄图阻止他的魔手弟子,血迹累累地伫立那处,在落日夕阳中,披血炫光,威赫鼎。

    残余的魔手弟子四处逃窜,只恨爹娘没多生两只腿,这谁挑起了头,也死的最是惨烈,当先就被暴击的尸骨无存。

    遥远方,晗日宫尊望着这一幕,腿肚子直颤抖,心骇地也跟着逃去。

    魔手不知好歹,他可是一直心谨慎,约束大空宗不要招惹这杀胚,这就遇见杀胚在屠杀魔手弟子,更是差点吓破哩。

    就在这段时间,沉鱼秘境再次幻现无数修真者,大衍空面大势力之一烈霞教弟子们降临。

    其中有几个恰好幻现簇,从迷茫中醒来,漫眼俱是残缺尸躯,还有个三头六臂的战神伫空而立,一时骇的都不出话。

    竟是屠杀了几百宫师,数量更多的婴君,这是谁?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那战神大手一招,上万空间袋为收取,然后一步踏去,就已不见了影子,只有残影还留有余威。

    烈霞教弟子们听到了关于白千道的传,这才知晓沉鱼秘境不好混,这杀胚在四处肆虐,屠杀,这一来就夹起了尾巴,不敢怎么嚣张。

    某处,大衍空面魔手的最强者奇伟宫尊从一片灵气海洋深处苏醒,颇为志得意满,一个老祖仙指点的修炼秘地果然神奇,这段时间为灌输了太多力量,就是可惜只能获得这么多。

    他想到了宇星宫那个怪物,如今自己压制力量很狠,或许……可能……也许能与其较力一场了吧?

    再想起那怪物的可怕之处,他的信心又是萎缩,实在无法确定,不由得长叹一声。

    奇伟宫尊破海面而出,又闻听白千道杀胚之名,愣了半响。

    的宇宙也能诞生如此强大者?

    不可能,一定是以讹传讹,大衍空面的修真者们这点很不好,只是此子凶性,就传的神乎其神。

    奇伟宫尊再闻听大衍空面魔手被杀了许多弟子,又是暴怒,聚集更多弟子,欲对白千道围杀。

    于是,脉凉宫尊便联系到他,双方达成约定,这也是大衍空面的幻手和魔手为数极少的合作。

    这时间,阳羽宫尊还在不停逃亡中,身边跟随的人越来越少,就如丧家之犬。

    而大宇宙修真者,只要能闻知白千道凶威,大部分在暗暗替他鼓劲,这已是两个异空间之斗,许多抛弃前嫌,希望白千道能获胜。

    某处,一个头角峥嵘半步宫尊从一处异地醒来,面带笑容出世,才发现这沉鱼秘境已是变。

    “有趣,杀胚白千道,听着是真凶厉,只是那怪物若来了,你与他一绝高低,孰胜孰负?”

    这半步宫尊越想越有趣,大笑三声,就引来三个途径的半步宫尊不满,对他呵斥有声。

    他是连声抱歉,一脸谄媚,让其中一个半步宫尊认为他好欺负,更是严声厉色。

    他看似浑不在意地笑了笑,却是手掌并如弯曲刀状,劈出悍猛的刀形,劈裂了空间,就劈的那半步宫尊粉身碎骨。

    另两个半步宫尊被吓的飘飞很远,却见他的身形一晃,已是不在当空,远去。

    “他……他……是谁?”

    一个半步宫尊牙齿有些打颤,轻而易举地灭了同伴,这简直强悍的无以复加。

    另一个半步宫尊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突,如见了鬼一般,不可置信地道:“难道是他?”

    “谁?”

    “那个散修,如异军突起的那位……”

    “老,他真是……游在吗?”

    “很大可能是的,传中他拥有一把奇异的刀,唤做斩刀,可以上斩苍幽,下斩地龙。”

    两个半步宫尊对视一眼,不自禁地打个寒颤,这游在传中是比神还强大的生命转世投胎,修炼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宇星宫的那个怪物曾四处寻找与他,却为他几次逃脱,于今已是修至半步宫尊,是不是能与那个怪物较量了?

    阳羽宫尊终于听脉凉宫尊正在聚集力量,欲对付白千道,带着仅剩的十几个宫师向那方逃去。

    虽然,白千道还未追杀而至,却是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俱都感到极远方有凶戾杀机锁定而来,每日里都是惶恐不安。

    沉鱼秘境毕竟太大了,阳羽宫尊们又先逃遁了一段时间,白千道能凭兽语猜测他们的逃遁方向,却有时也会迷失,或者追错路,这便耽误了时间。

    现在,阳羽宫尊他们循着一个方向逃遁,这就让他加速了频率,远远地死死咬住,还越追越近。

    一个个老丹鸟从白千道的头顶飞过,这是路途上修真者们在传讯,传出他的方位所在。

    老丹鸟太迅疾,在白千道有感应时,已是能超前很远,他也就随便有人泄露自己的行踪,却也一直警惕性很强。

    某日,一个老丹鸟飞来,落在他的手心郑

    这是岳美琪在某处传讯,让他知晓前方有至少十几万宫师,或许有上千半步宫尊,等着他入围。

    他停下了步伐,深皱眉头,如此庞大力量,绝对能碾压了自己,必须心谨慎。

    推测阳羽宫尊正是逃向那方,他的心中有数,干脆在某处炼丹和画符篆,预备着凶猛大战。

    象他这般狂炼丹,其实对应的极品炼材已是消耗光了,可是他杀的修真者太多,特别是在阳山杀了许多大丹宗的宫师级炼丹师,从空间袋中又能搜集海量的炼材,就算极品炼材少,也是能炼出上百颗最有用的九窍凝元丹。

    又是耗心血画符篆,这次是符篆制作的多,直至休养了三年,才继续动身。

    而在这北方,烈霞教的最强宫师大泽宫尊正皱着眉头,心中不安。

    大泽宫尊已是很苍老,他的资其实只能勉强算妖孽才,但是活的足够久,在同辈们,甚至辈们成为尊者后,他也就成了如今烈霞教的最强宫师。

    大泽宫尊又是优柔寡断之人,虽然在几个最妖孽师孙的怂恿下,终是率上万宫师,加入对付白千道的大军,却是对此总感觉不妥,心中还是游移不定。

    现在听白千道再次现世,向着这方飞来,虽然这里有如此广众的宫师大军待阵,他又是后悔,觉得不该率领上万宫师在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