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金丝笼牡丹

章节目录 286: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人在榻上胡闹了好一阵,因这些日子婠婠在马车上时,每夜都要带着太子聿一起睡,所以他们两人实则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亲近过了。

    今日才刚回宫,虽然身上有些劳累,但是一时起了兴,也还是在榻上厮磨了一阵。

    “你方才……说我是老男人?”

    那人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和自己直视。

    “婠婠,你如今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

    龙帐之内的温度不断攀升,皇帝托着她的腰身,虚伏在她身上缓缓而动,并没有让自己的身体真的压到她。

    婠婠咬着自己的一根手指,根本不想回答他。

    事毕后,婠婠面上泛着潮红,眼尾还闪着丁点泪光,就这样伏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凝视着婠婠的睡颜看了许久许久,然后才慢慢抽身离开,替她仔细掩好了被角。

    下榻穿好了衣袍后,萃霜便将方才太后私下给皇帝的那个小木匣子给送了过来。

    这里面装了二十六封信。

    是他带着婠婠离宫之前,婠婠写完了留给太子聿的信。

    她将这些留下的时候,曾经私下对太后说,倘若她和皇帝在外面有了个什么“万一”,若是他们再也回不来,那么以后每一年聿儿的生辰,就请母亲拆一封信给聿儿吧。

    按照孩子每一年的年龄逐渐长大,她留了二十六封信,给儿子准备到了他叁十岁的生辰那日。

    不过,如今皇帝凯旋而归,这些书信自然也派不上用场了。

    太后私下没有和婠婠说过,便悄悄把这些信都送给了皇帝看。

    晏珽宗坐在寝殿内的书桌前,一封一封慢慢地拆开来看完。

    十岁之前的那几封信,婠婠提笔的口吻都是十分平俗易懂的。

    二十岁之后的信,她在信中所说的话则渐渐有些沉重了起来,也开始多用一些郑重其事的语气。

    前后的笔锋,一眼就能看出来截然不同。可是信中所表达的意思却都是相近的。

    婠婠并没有多在信中和孩子讲什么大道理,但是每一年,她都重复地和聿儿重申同一件事。

    ——她说,聿儿,母亲生下你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母亲这一生最大的幸事,就是能够得到你这样可爱的孩子,能够遇到你父亲那样的丈夫。

    她告诉聿儿,即便他的父母没有陪伴在他身边,可他还是被他的父母全心全意爱着的孩子,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因此太过于情绪低沉,不得欢乐。

    她用一种很骄傲的语气告诉聿儿,你现在是你父母唯一的孩子,你的父母是结发的原配夫妻,你父亲一心一意只爱着你母亲一个人,你是这个小家庭里的珍宝。

    你有一对无比相爱的夫妻做你的父母,不曾有别人分走你的半分宠爱,永远是这个小家庭里的唯一。

    即便在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的父母没有陪伴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可是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的父母一直相爱,也一直在牵挂着他,爱着他,为他祈福祝祷。

    ……

    这样种种的话,让晏珽宗不觉有些湿了眼眶。

    他一时间难以说出自己此时心下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但更多的还是感慨与动容。

    他自己小时候并没有体验过什么父爱和母爱。

    母爱是不必说的,太后那时候并不喜欢他,也不曾给予他半分的关爱。

    至于父亲呢……大部分情况下,一个皇帝,不会是任何人的父亲。

    他只是全天下的君主。

    君主么,若说宠宠女儿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几乎不会真心宠爱任何一个儿子。

    所以同样不能强求。

    以至于晏珽宗从来都没有体验过,如婠婠信中所说的这般的美好而温馨的天伦美满。

    或许也还是婠婠的这番话点醒了他,让他意识到自己正处于这样的幸福中。

    他和婠婠,有一个无比美满的家。

    一个他们的家。

    他身边不止是她,还有他们的孩子们。

    他是父亲,她是母亲,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儿女。

    在遇见她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一生还可以这样度过。

    有了温情,有了真心。

    情欲过后,他的神色有些松动,也多了一丝柔情。

    晏珽宗看着这几张纸出了神,不知不觉间竟然定定地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

    直到婠婠睡醒之后起身寻他,才发现他正在看着这些信。

    婠婠才刚从午睡中醒来,面上带着一丝红润娇憨的迷茫,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她身上松松垮垮地披了件杏白的扬绸寝衣,宛如柔软而莹润的月华轻轻包裹着她的身体。

    晏珽宗往下瞥了一眼,发现她果真又是赤足下地,便上前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去探她的足。

    “怎么这样不听话?不是告诉过你冬天不能不穿鞋袜就下地的?纵使铺了绒毯,那到底也是地上。你不是不知寒从底来,女子的足上是不能受冷的……”

    好在或许是她刚刚下地,一双足还没有沾染冷气,而且殿内确实足够温暖,其实也可以纵她赤足走动的。

    婠婠在他怀中笑着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哎呀,你好烦……怎么就对着我一个人这么啰嗦。”

    啰嗦么?

    晏珽宗微愣。

    确实是的吧。对着外人,他从来不会有这么多的话,也懒得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的小事费神。

    只有面对她的时候,让他觉得自己几乎生出了一种人父般的琐碎和极致的耐心,明明她也已经长大成人了,甚至马上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他总在心里习惯仍然将她当做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什么都想去管,哪一处都放心不下。

    晏珽宗探了探她隆起的腹部,“是你这做母亲的人任性娇纵,我才啰嗦。我若不管你,谁还来管你?”

    她这一次怀孕,太后并没有提议再要将她的乳母和自己身边的嬷嬷们送来坤宁殿中照顾她,只说她自己是生养过一遭的人,应该晓得好歹,叫女医们看顾着就是了。

    珍珠般白皙可爱的脚趾在他掌心里轻轻蹭动,婠婠将视线落在了桌案上那厚厚的一沓信件上面,难得娇嗔道:

    “你偷看我的信!”

    面对她的这声指控,皇帝的神色缓缓肃穆凝重起来。

    “我早该偷看的。”

    “婠婠,看了你写给聿儿的信,我心中才知道你都为我做了些什么。更知道我如今所拥有的有多么的珍贵。”

    一个平静、健康、美满而充满温情的小家,是这世上多少人一生都求不得的东西。

    大家族的庄严与繁盛固然值得羡慕,可是家族的荣耀并不属于你一个人,只有一个小家,才是永远陪伴着你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此,对于生在万人之巅的皇帝来说,也是如此。

    他先是晏家这个天子家族的宗族族长,然后才接过了晏家族长统率天下的权力,用这个姓氏的名义,成为了坐拥四海的君主。

    他是皇帝,也是大家族的族长,他得到的荣耀与权力,也是所有晏氏宗室宗亲能够继续荣华富贵的庇佑。

    可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其实在他心里,都比不过他的小家。

    一个族长死了,宗族的子弟们并不会伤心太久——甚至根本不会伤心,就会忙着推选下一位族长,也就是下一位皇帝。

    但是一个小家庭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他的小家却会为他流尽一生的眼泪。

    他也在这一刻终于懂得了婠婠当日哪般叮咛嘱咐让他保全身体的意义。

    他叹息一声,微微俯首嗅了嗅婠婠身上肌肤的香气,

    “从今往后,我会学着更加做一个慈父,做一个孝子。会好好待聿儿,孝顺咱们的两位母亲。”

    婠婠同他相吻在一起,唇齿交融,相濡以沫,彼此都格外情动。

    无关情欲的情动。

    这么多年走下来,感慨有之,庆幸有之。

    良久良久之后,当这个漫长的吻结束时,殿外忽然传来了一阵人声走动的声音

    晏珽宗从婠婠身上抬起了头来,扬声问外头的婢子是什么动静。

    贴身伺候婠婠的一个年轻婢女银环进来回话,说是太子殿下来了。

    因太后说,太子越发长大了,不能不多亲近君父,加之婠婠和晏珽宗刚从外头回来,就准许叫人将太子殿下挪来坤宁殿小住一阵子。

    外头,太子聿已经抱着他最喜欢的云梯战车兴冲冲地跑来了,口中直唤着阿娘。

    “阿娘,我今晚还想跟你们睡……”

    晏珽宗立马变了神色,“不行!好好地把他送来做什么?”

    婠婠无语地叹气:

    “是谁刚才说要对聿儿好一些?是谁刚才说要做个慈父?原来都是诓我的罢了。”

    冲进坤宁殿内的聿儿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站在外头又犹豫着不敢上前了。

    婠婠连忙唤孩子过来。

    “你爹爹刚才还说呢,说好好地为什么不早些把你送来,叫你还能陪我们多睡个午觉。”

    聿儿这才笑了,高高兴兴地挪了过来,围在婠婠身边,将下巴搁在婠婠的腿上,依赖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晏珽宗瞥见他抱来的那辆云梯战车的模型玩具,软和了一些口气问他:

    “这是徐侯送你的生辰礼物?你喜欢玩这些?”

    聿儿答是。

    他笑了笑,“我竟不知你还喜欢这些,我那里还有一整个燕云十六州的城池模型,马上也送来给你摆着玩好不好?”

    在孩子面前,他也从来不自称为“孤”,聿儿都如民间百姓呼唤父母一般,叫着“爹爹”和“阿娘”。

    等到了女儿出生之后,晏珽宗就更加纵容,甚至从来不让女儿给他们行礼叩首,纵着小帝姬在宫里四处游走,入坤宁殿、皇邕楼都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几乎都不知请安二字为何物的。

    “谢谢爹爹!”

    聿儿兴奋地欢呼了一声。

    晏珽宗俯下身摆弄了一番那辆云梯车,又对孩子说,“攻城之时,还有一种杀伤力极强的兵车,叫投石车。我马上也叫人给你做一个玩。”

    “还有,除了地上走的这些,战船也可以作为兵战之物,那些大的战船,都可高好几层楼,我马上也送你一个。”

    他懒懒散散地,用着通俗易懂的语气和聿儿讲起这些兵车战船的用处,聿儿的注意力也从母亲那里全部转移到了父亲身上,父子俩围在一起,一个说一个听,画面竟然也格外的和谐。

    偶尔有些卡壳时,聿儿还会主动发问,他父亲也会一次次耐心地和他解释。

    婠婠倚靠在铺了熊皮的太师椅上,含笑看着他们,一颗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

    晏珽宗这个人么,说他真是个慈父吧,他又时常对儿子没什么耐心,可是若说他不疼儿子,那也是假的。

    这对父子俩的相处模式并不像从前史书里的任何一对皇帝与储君父子俩之间的相处。

    不论他看见这儿子的时候心情好不好,他做父亲的,从来没有疑心过自己的儿子,也从来没有限制自己的儿子在外面积累羽翼和心腹。

    做儿子的呢,哪怕哪天被他爹迎面痛骂了一顿,转头也就忘记了。

    太子聿从未担心过自己会被废,从未担心过自己的太子之位不保,更不像从前其他的那些皇子们一样需要想尽办法去窥探自己父亲的喜好、打听自己父亲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君父的神色说话。

    太子后来读书时候有一段时间天天背书,背得头昏脑涨吃不好睡不好。

    晏珽宗去查了查他的功课,上午时候还在骂他怎么这么不中用,下午时看见孩子实在难受,便上前将书一扔,道:

    “去他爷头的书,不背也罢,走,老子带你出去钓鱼玩去。”

    然后他就居然真的带太子聿出去钓鱼了。

    在一个风景秀美静谧的湖泊边,父子俩连钓了叁天的鱼。

    给聿儿当做休假。

    钓完叁天鱼后,他问聿儿感觉如何。

    聿儿说头也不疼了,脑也不涨了,一整个神清气爽,没想到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事儿。

    皇帝微笑:“那就继续给老子背书去。几本书都背不下来还想当皇帝。”

    又几年后,聿儿已经到了可以辅佐君父处理政事的年纪了,有一段时间也被底下的臣工们气到焦头烂额。

    然后晏珽宗每天晚上都带他出去喝酒消遣。

    两人从宫门出去,纵马十几里,去坐在魏都的城楼上,喝酒。

    配上两碟凉拌羊肉、猪头肉,一碟花生米,父子俩人可以坐在城楼上把酒对月、相谈直到半夜。

    ——后来他屡屡把自己儿子喝趴下,搞得太子聿只能第二天眼下发黑地回去批阅奏章,还被臣下们隐隐关心是不是太子纵欲太多。

    然后他自己也挨了婠婠好一顿痛骂。

    所以这些种种,大概也是后来的永祯皇帝晏隆琥可以做一个情绪稳定的明君的原因。

    出生在一个被爱意包围的小家里,从小就没有体验过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对着自己的父母,他永远都是骄傲自信的。

    哪怕也没少挨亲爹的骂,但是面对这个父亲,他自己还是很骄傲。他知道自己是被父亲所肯定的。

    他没有经历过别的皇帝经历的众叛亲离、机关算尽才能当上皇帝的精疲力尽,也愿意用一种更加温和与包容的态度去对待下面的人,不会动辄为了一两件小事就对臣下和宫人们喊打喊杀,大发雷霆。

    这些种种的事情,都在《魏史》永祯皇帝本纪的那几卷里被一一记载了下来。

    不过,婠婠和晏珽宗在世的时候没有机会看见儿子晚年是如何思念他们的罢了。

    *

    PS:之前豪言壮语说要五一之前完结的话……大家可以当我放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