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 反派太子的自我攻略H

章节目录 收买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按理说,晏碎手握剧情,站在上帝视角,理应在这个世界混得风生水起才是。

    可是,封铭却是那个最大的变数。

    晏碎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

    她怀疑,他在利用她,找出指使封仪给他下毒的人。

    因为她发现,她被软禁在东宫了。

    东宫大门口的侍卫,拦住了她。

    「公主,太子正上早朝,请您在殿内等候。」

    也就是说,她得等他回来了,亲自向他征得同意才能出门咯?

    他把她关在东宫,无非是想看谁会来找她,而她又会迫切地想要去找谁,以此套出谁想害他。

    深秋,早晨的风很凉,院子里的枯叶落了满地。

    下人们拿着扫帚扫着落叶。

    「听说今日二皇子回京了!」

    「我也听说了,应该很快就能到宫中了,陛下在乾清宫为二皇子设宴接风呢!」

    二皇子,封瑜,是书里的男主。

    他常年在外带兵打仗,为国家立下了赫赫战功。

    丰岐二十三年,封瑜返京。

    帝王大设宴席,对他多有嘉奖。

    而这一次的宫宴,是让封铭彻底黑化的引线。

    .

    封铭回来时,晏碎站在院子里等他。

    他穿着朝服,身形颀长。

    看到她,加快了脚步,在她面前停下。

    他向她张开手,掌心里躺着一只小小的纱袋。

    「回来的路上摘了些桂花,秋天就快过去了,这应当是最后一批金桂了。」

    透明的纱袋里,装着满满的金色桂花,香气扑鼻。

    她愣在原地,他便拉过她的手,放在她的手心。

    「果然还是傻乎乎的。」

    她舌头打结,憋了好久才说出两个字。

    「……谢谢。」

    封铭似乎有些不满,食指迭在中指上,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以后跟哥哥不用那么客气拘束,我可是会伤心的。」

    晏碎惊了,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他。

    只觉得被他碰的地方很烫。

    什么?

    哥哥?

    他怎么会说这么肉麻的话?

    晏碎抓紧时机:「皇兄,那我可以出去吗?」

    封铭默了默,随即轻笑道:「可以啊,但你得收买我,我就放你出去。」

    晏碎不解:「收买?」

    他微微俯下身,与她平视,她发现他的眼眸很亮。

    「首先,不要叫我皇兄,要叫哥哥。」

    说完,他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她,似乎是在等着她叫他。

    这人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算了,大女子能屈能伸。

    「哥哥想要怎么被我收买?」

    闻言,封铭啧了一声。

    「许久不见,妹妹怎么越来越会说话了?」

    「哥哥很好收买的,妹妹抱一下,你要什么都给你。」

    .

    往乾清宫的路上,有人叫住了晏碎。

    「仪妹妹。」

    晏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对于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称呼。

    所以当那人叫了第二声时,她才回过头。

    来人雍容华贵,光彩照人。

    「妹妹怎么了这是,唤你几声都听不见。」

    整个皇宫之中,能叫封仪妹妹的女子,只有长公主。

    封仪死的早,但她猜测在这宫中没有多少人真正认可这个假公主。

    来者不善。

    她假笑着回:「真是抱歉,皇姐,听闻二皇兄回来了,我便有些着急,不曾听见皇姐唤我。」

    长公主媚眼如丝,瞥了她一眼,轻启红唇。

    「我倒是不知,仪妹妹同二弟何时感情深厚,竟如此急切去迎。」

    长公主同男主封瑜都是皇贵妃所生,自然是向着自己的弟弟,与东宫不对付。

    晏碎笑了一下,「都是一家人,我自然关心二皇兄。而且妹妹已经及笄了,也想着,能否在今日的宫宴上寻着个如意郎君,皇姐,你说呢?」

    长公主今年已是二十,却一直未曾出嫁。

    她脸上一恼,「你——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急着嫁出去?」

    晏碎耸耸肩,「如何不急,要不然最后都是别人挑剩下的,那可怎么办?」

    长公主恼羞成怒,扬起手掌。

    「好啊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忤逆皇姐?」

    她的巴掌没有落下来,因为有人站在了晏碎旁边,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还不知,何时承乾宫也敢动东宫的人了?」

    .

    晏碎跟在封铭身后,亦步亦趋地踏进乾清宫。

    他领着她,坐在了帝王的右下方。

    两人共桌,封铭从桌上倒了杯酒给晏碎。

    「果酒不醉人,可以喝点。」

    她一时没接,他扬了下眉梢。

    「放心吧,没毒。」

    点谁呢?

    「谢谢哥哥……」

    晏碎接过来,小口小口抿着。

    蜜桃味的果酒,果然好喝。

    喝了一杯,她还想再喝一杯,下意识望向封铭,眨了眨眼。

    他好像一直在看她,「还想喝?」

    她点点头。

    他有些遗憾地摇摇头,「恐怕不行,你脸太红了,再喝,就红成蜜桃了。」

    啊?她记得自己喝酒不上脸啊?

    似乎是看出她的困惑,他凑近过来,低声解释:

    「刚才抱我的时候红的。」

    ???

    什么?

    红到现在?

    她不信,赶紧捂住自己的脸,果然一片滚烫。

    烦死了。

    她明明已经刻意不要去回忆刚才那个拥抱了。

    本来只是打算象征性地抱一下,没想到却被他环住后背,抱的紧紧的。

    该怎么形容,第一次被人这样抱进怀里。

    温暖宽厚,有能量的拥抱,莫名给人安心的力量。

    搞什么啊,这太子爷不是不喜欢封仪这个妹妹吗?

    封铭看着她的动作,眼里蕴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刚才替妹妹出头,却是一句感谢也没听到,唉,真叫人伤心。」

    难道不是他说的不用跟他客气吗?

    反派的心思果真难猜。

    晏碎诚惶诚恐:「谢谢哥哥……」

    他回的很快:「怎么谢?」

    她再次呆住了。

    他说:「我不为难你,作为报答,你以后只能叫我哥哥,听到吗?」

    晏碎不理解,但大为震撼。

    被迫点头同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