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 反派太子的自我攻略H

章节目录 哥哥随便给你看(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按照封铭的说法,他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只知道,只要她站出来,就是要帮他。

    晏碎一头雾水:「为什么?」

    封铭想了想:「梦里面就是这样的。」

    「什么样?」

    她还是听不明白。

    他没忍住又敲了敲她的脑袋,却是很轻很轻的力道。

    「梦境都是模糊的,我只记得个大概。唯一清晰的,是你的名字。」

    「哦……」

    被他敲过的地方痒痒的,晏碎揉了揉。

    「那毒酒呢?」

    封仪可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残魂一旦沾染分毫,一定会身中剧毒。

    书里的封铭,即便免于一死,在后来也一直受残魂的折磨。

    整个人都比以往虚弱得多。

    以至于最后,没能逃出帝王的围剿。

    倒在了东宫的大门前。

    「你以为东宫养的都是闲人?母后离世五年,我为什么还能平安活到现在?」

    东宫上下齐心,先皇后在时,便是忠心耿耿。

    所以她来到这里之前,毒酒就已经被发现并调换。

    那书里的封仪,又是怎么做到的?

    晏碎觉得,自己要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它与原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是她所熟知的那样。

    但,人物关系肯定是不变的。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未卜先知吗?」

    很意外的,封铭摇了摇头。

    他好像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甚在意。

    「你来到这里,就是最神奇的事,其他的都不奇怪。」

    在意的,只有她。

    晏碎哼笑一声,随即道:「那你是不得也知道,是谁指使封仪下毒的?」

    「知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想害你的人,不止是皇贵妃?」

    既然已经挑明了,晏碎打算告诉他。

    让他早做打算,避免葬身东宫。

    封铭是个聪明人,看着她的眼睛,静默了片刻,便已经知道她指的是谁。

    晏碎不确定他信不信,能否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帝王曾经多么深爱皇后,皇后诞下龙种就册封其储君之位。

    封铭应该很难相信,这个从小便器重自己的父皇,其实并不爱他。

    甚至,忌惮他身上一半的血液,来自前朝。

    晏碎轻轻靠着他,不敢去看他的眼。

    「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皇后吧。」

    她突然不忍心,将皇后离世的真相,也告诉他。

    他似乎是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道:「好。」

    .

    身上的毒解了,封铭也就是后背一道伤,养些时日就能好。

    晏碎来看他时,他正侧躺着,听见推门声,竟咳嗽了两下。

    「怎么咳起来了?着凉了?」

    她快步走上前去,倒了杯温水给他。

    封铭却冲她张开嘴,并没有伸手要接的意思。

    这人自从受伤之后,就好像丧失了行动能力,什么都要她照顾。

    吃饭喝水要她喂,连……连如厕都要她扶着。

    至于扶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人脸皮厚得很,非说手一抬起来,就牵着伤口痛。

    就是吃准了她心软,再怎么害臊,也会帮他。

    现下,晏碎喂他喝了两口水。

    「怎么样?好点没有?」

    她不放心,怕他真的着凉了,去摸他的额头。

    毕竟昨夜这金贵的太子爷又闹着要净身沐浴。

    晏碎没法子,只好承担了替他搓澡的活儿。

    这家伙当然不会安分,搓着搓着就把她拽进了浴桶。

    狡猾得很,她一挣扎,就说自己背上的伤口沾水了。

    还说要是发炎化脓了怎么办。

    于是乎,晏碎只能乖乖做一只待宰的羔羊,任由这太子爷剥去了她的衣裳。

    此时此刻他倒是手脚利索了,三下五除将她脱了个干净。

    先是压着她一顿亲,手掌揉面团似的玩弄她的胸乳。

    抵着她的额头,他沉声道:「第一次,见你在沐浴时,就已经想欺负你了。」

    他指的是那天她在外边淋雨找封瑜给的手串,被他拉回来,让她泡一泡避免着凉。

    现在回想,他当时会不经允许闯进去,原来是早就已经算计好了的。

    晏碎呸了一声,身子被热水泡的发软,有气无力骂他:「流氓!」

    封铭非但不怒,反而赞同地点点头。

    「只对碎碎流氓。」

    一旦此人开始说骚话,晏碎就知道,她已经逃不了了。

    他牵着她的手没入水下,摸到他胯间硬挺的巨物。

    她脸上的伤很浅,如今已经结痂,他亲了亲那伤疤,「不弄你,帮我一下就好。」

    罢了,好歹是个铁血男儿,有欲望很正常。

    晏碎总是很会自己给自己找理由。

    她握紧手,圈住那巨物,上下滑动。

    这是第二次用手帮他,晏碎明显比之前自然娴熟了许多。

    她甚至敢悄悄眯眼往水里看。

    水光重重,看到的都是虚影。

    封铭发现了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碎碎可以大胆看,哥哥随便给你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