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 反派太子的自我攻略H

章节目录 替罪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封铭的伤其实已经好了大半,他不过就是习惯性地黏着晏碎。

    晏碎一天天的被他折腾得够呛,偏她这人性子软,他哄两句就又任由其胡作非为。

    封铭给她整理好衣裳,吻了吻她的额。

    「累了就睡会儿,我出去一趟。」

    晏碎已然被掏空,躺在榻上,闻言拉住他的手。

    「你要去哪?」

    封铭顺势在榻边坐下来,「不是你替我争来的,要给那书生查明真相?」

    晏碎皱了皱眉,「可你身上有伤。」

    他一个太子爷,手底下这么多人,非要亲自去查吗?

    「不许皱眉头,不好看了。」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眉心,随即故意曲解:「你放心吧,晚上回来还能战。」

    意思就是,这点伤,不妨碍他与她交欢。

    晏碎不想做一个立马就能懂的人。

    她拉高衾被把脸蒙进去,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走吧。」

    封铭失笑,真的是不禁逗。

    拉下被子,他道:「别闷着了。」

    晏碎揪着被角,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离开。

    走到门前,就要踏出去之前,他突然又转身大步走回来。

    俯下身,攫住她的唇瓣轻吻。

    晏碎动都不敢动,等他亲完,垂眸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终于真的离开。

    很久之后的晏碎再回忆,才发现那天的他看着她时,其实有许多话要同她说。

    可是他最终,只是亲吻她。

    .

    接下的时日,封铭又回到了忙碌的日子,甚至比以前更加忙。

    晏碎知道,秋闱案牵涉了太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

    他回来得开始越来越晚。

    已经再没空来藏书楼接晏碎回去。

    也没空为她簪发上妆,陪她用膳。

    夜里,晏碎裹着厚厚的绒毯,坐在火炉旁发呆。

    有人轻轻推门进来,看到她,封铭愣了一瞬,随即道:「怎么还没睡?」

    晏碎上前去,习惯性地缩进他怀里。

    「睡不着。」

    封铭伸手抱了抱她,而后轻轻推开。

    「身上凉。」

    他的衣袍像被扔进雪地里一样冻得冰冷潮湿。

    晏碎替他脱下外袍,拉着他坐在火炉旁,将绒毯盖在他身上。

    自己则坐在了他的旁边。

    他抬手将一半的绒毯分给她,把她揽进怀里,两人一起裹进绒毯里。

    空气里沉闷了许久,没有人说话。

    他好像有些倦了,偏着脑袋靠着她。

    随着调查的深入,朝廷上那些大臣开始倒戈二皇子。

    派别的划分,皇贵妃的针对,帝王有意无意的打压,让他吃力起来。

    一旦此案他败了,那他将永远被二皇子压一头。

    而二皇子,不过是个被赶上架的鸭子。

    晏碎知道,身在皇室之中,一个人自身的意愿根本不值钱。

    他们二人都被朝代的洪流裹挟着,往那权位的高地前行。

    当站在山脚下,不争,只会落得个尸骨无存。

    这便是封铭的命,出生便被立为储君的命。

    他没得选。

    同时,这也是封瑜的命,一个血统纯正的皇子的命。

    晏碎张了张嘴,却只能问道:「背上的伤口还疼吗?」

    搭在她肩上的手动了动,是他摩挲着她的手臂。

    「不疼了。」

    喏,他都已经没有心思像前几日一样故意半真半假地装疼唬她玩儿了。

    晏碎莫名就心酸起来。

    如果她的到来,是为了改变封铭的命运,那她到底能做什么呢?

    她除了知道一些如今已经完全无用甚至偏离的剧情之外,毫无作用。

    她什么都帮不了他。

    她面对的,一样是未知。

    身旁的男人突然松开她,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来。

    他抬起她的脸,才发现她眼眶红红。

    封铭揉了揉她的眼角,笑着问:「怎么了,我伤好了你还不高兴了?」

    晏碎眨眨眼,望向他手里的小瓷瓶,「这是什么?」

    他揭开瓶盖,用指腹接着,倒出一点儿清莹的水来。

    抹在她脸颊上那道浅浅的疤痕,轻柔地揉开。

    「碎碎的脸,不能留疤。」

    他又倒了一点,微微偏头,抹在她的脖子上。

    「脖子也不可以。」

    其实这两处都只是被划了一下,留下的疤并没有很明显。

    可他那么忙了,还是会特地去为她寻祛疤的药。

    晏碎咬着唇,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哽咽:「你查到哪里了?」

    封铭给她抹完药,盖上瓶盖,用毯子重新将她盖好,抱进怀里。

    「从秋闱的组织、监管、批阅到审核,层层向上,查到了礼部尚书。」

    礼部尚书,前朝的重臣。

    「你打算怎么处理?」

    至少现在这事是封铭查到的,主动权掌握在他手里。

    不至于像书里那样被别人牵着走。

    封铭竟然反问她:「你觉得呢?」

    她思索着:「替罪羊。」

    起码要让这件事与前朝、与太子撇清关系。

    封铭沉默了片刻,道:「倘若礼部尚书,本身就是替罪羊呢?」

    *

    警告,甜饼即将吃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