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 反派太子的自我攻略H

章节目录 何苦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失了贞洁,晏碎最终被关进了大牢。

    本就是一个假公主,加上如今的局势,她还能活着,似乎就已经是万幸。

    沉重的铁门被人打开,狱卒将她带到了审讯室。

    那些人完全已经将她视作一个阶下囚,对她严刑拷打。

    长鞭破空的声音刺耳,落在身上皮开肉绽。

    他们要她承认,与太子苟合。

    晏碎紧紧咬着牙,一个字也不吐。

    换来的是更狠的鞭打,她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被丢进了牢房冰冷的草席上。

    晏碎躺在上面,透过地牢里那道四四方方的天窗,窥见外面的天光。

    今日是冬至,她猜测,应当还是在下雪。

    因为有风携着细雪飘进来,堆在冰冷的地面。

    那一片光投下来,照亮的那一方土地上,铺着一层薄雪。

    晏碎躺在阴暗里,把手伸出去,触摸光亮。

    雪花落在她的手心,久久不化。

    她浑身都很疼,肚子也疼。

    动一下,全身的皮肉都扯着痛。

    她缓缓地,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来抑制小腹的绞痛。

    上个月,还有人每天叮嘱她喝参汤,不要她碰凉的。

    每夜都给她揉肚子,走到哪都要给她抱一个手炉。

    而这一次,她就这样被扔进了黑暗阴冷的地牢,浑身是伤,无人问津。

    潮湿的空气沿着伤口钻入骨髓,她整个人都痛到麻木。

    他们不给她吃的,顶多会走进来,捏着她的脸,粗暴地往她嘴里灌一碗冰水。

    一大半都没有喝下去,从嘴角沿着脖子流下去,融进伤口的血液里。

    刺痛伤口,密密麻麻的疼。

    倘若见她没了声息,为了保证她不死,便会把水换成凉粥。

    大概是前一夜剩下的,混着怪异的味道,夹着冰碴子。

    根本来不及吞咽,顺着喉咙滑进去,像刀片一样划过。

    她每天都会被拖到审讯室,接受他们的拷打。

    各种刑具几乎都用上了,她已经体无完肤。

    狱卒将她丢进牢房的时候,都半叹半怜。

    「啧啧啧,不知道还坚持什么,太子爷至今都不曾问候过你,与那丞相之女你情我浓好着呢!」

    「依我看呐,你与其这样坚守,不如实话实说,不论如何也落个痛快……」

    躺在地上的人经过这几日的折磨,已经愈发没有生气,闭着眼一动也不动。

    若不是还有呼吸,恐怕都让人以为已经死了。

    狱卒不放心,还是探了探她的鼻息,趁四下无人,往她手里塞了一个滚烫的手炉。

    而后自言自语着走出去锁上门。

    「唉,怎么说也过了十五年公主生活,如今这种苦,又能吃几日?」

    晏碎太冷了,浑身冻得像冰块,突然来的温度烫得她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

    她仍旧闭着眼,没有抱紧那个能带给她能量和温暖的东西。

    它就这样在她手心里,慢慢凉下去,变成跟她一样冰冷的铁块。

    晏碎已经快要分不清,更痛的到底是身上一日日新添的伤,还是小腹的绞痛。

    或者是,她的心。

    第二天,狱卒早早就来收走那个手炉,但见还是昨日给她的那个样子时,忍不住叹气。

    「你啊,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在这里,骨气不值钱。」

    他见过太多固执的人,但像她这样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见。

    她已经不是固执,而是顽固了。

    不明白,此人到底在坚守着什么。

    就快要到审讯的时辰了。

    「你坚守的东西不能救你的命,妥协吧。」

    这一次,他们要她承认私通男人。

    好几日都没审出个结果,他们急着给她定罪。

    只要定了她的罪,就会令先皇后蒙羞,摧毁东宫的声誉。

    只是,还是一样的结果,这个女人从被关进来开始,就像哑了一样。

    除了被用刑时会痛得喊叫,其余时候一个字也不肯说。

    晏碎再次浑身是血被扔进了牢房。

    窗外照进来的天色阴沉下来时,有人推开了牢房的门。

    五天,她在牢里度过了五天暗无天日的时光。

    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人,竟然是封瑜。

    这五天受了多少刑罚,挨了多少鞭子,晏碎一滴泪都没有掉过。

    可是此时,她竟然热泪盈眶。

    她好像更加明白为什么封仪会那么喜欢封瑜了。

    因为全世界都看不起她,欺负她,骂她是个野种是个假公主的时候。

    只有封瑜站在了她面前。

    封瑜在她身前蹲下来,看着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她。

    皱着眉叹了口气:「阿仪,你又何苦如此?」

    他说:「阿仪,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